918博天堂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党群工作 > 员工之家 >

关于火车的温暖记忆

时间:2012-11-02 00:55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许多年前,刚工作时,常常被同事夸:“小蔡挺单纯的。”面对夸奖,我总是故作谦虚地说:“哪里哪里!”心里却掩饰不住地有点洋洋自得。不过同时也觉得有些疑惑,为什么他(她
博彩天堂

许多年前,刚工作时,常常被同事夸:“小蔡挺单纯的。”面对夸奖,我总是故作谦虚地说:“哪里哪里!”心里却掩饰不住地有点洋洋自得。不过同时也觉得有些疑惑,为什么他(她)们的表情有点怪,分明有些嘲笑的意味?天长日久,我才慢慢明白过来,原来“单纯”只是“傻”的一种比较委婉的说法。经过十几年的历练,现在的我终于不那么“单纯”了。如果谁再随随便便说我“单纯”,我会立刻无情反击:“你才单纯呢!你们全家都单纯!”

奇怪的是,那些“单纯”的岁月,对有些往事的记忆却格外深刻,尤其是上学时几次坐火车的经历,常常会不由自主在脑海浮现。回想起来,心里总是暖暖的。

记得考上大学那年,本来父亲想让我独自坐火车去报到的,恰好开学前,出了件当时比较轰动的新闻:一位女研究生被拐骗,并被卖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山村。这下父亲有点坐不住了,担心从未出过远门的我也会被拐骗。思来想去,决定专门送我去学校。

第一次坐火车出远门,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。我目不转睛地盯着车窗外,不停地向父亲问这问那。父亲坐在我对面,一直慈爱地望着我,耐心地解答着我那些有点幼稚的问题。忽然,我看到一条很宽的河(至少当时的我觉得很宽),马上兴奋地大声问父亲:“爸,那是不是黄河呀?”父亲一定是被我逗坏了,笑得前仰后合:“傻孩子,我们这是往南走,怎么能看到黄河呢?这是洛河!”我傻眼了,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,偷眼扫扫旁边的人,也都在笑我呢。这以后的旅程,我学乖了,懂得低调了,不再傻乎乎不假思索地乱问问题,免得损害“大学生”的光辉形象。

当时父亲一直把我送到了学校宿舍,帮我买好了日用品,把一切都收拾停当,就马不停蹄地又坐火车回家了。而我,终于实现了远离父母管教的“梦想”,开始了自由自在的生活,兴奋都来不及呢,哪里会有一丝感伤?

开学没多久,一些意想不到的挫折接踵而来,令我倍受打击。这才开始懂得家的温暖,开始疯狂地想家,想父母。此时再回想起火车上父亲那温柔慈爱的目光,竟也变得意味深长起来。原来自己是一直泡在蜜罐里而不自知啊!

有一年寒假,我错过了订票时间,因此只买到一张没有座位的火车票,而且是一趟过路车。

我是晚上八、九点钟上的车。想到要在火车上站一夜,第二天早上才能到家,我特意在上车前吃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零食,把肚子填得满满的,储备好足够的能量应付火车上的拥挤和疲惫。

上车没多久,我就开始出状况了。拥挤的人群,混浊的空气,火车的颠簸,让我的胃开始翻江倒海,而且一阵猛似一阵的往上泛恶心。没办法,我只好奋力拨开拥挤的人群,想去找个厕所释放一下。好不容易挤到厕所前,却发现厕所里也挤了好几个人。我傻眼了,站在那里不知所措。好歹过道要比车厢里通风一些,我索性先站在那里透透气。乘务员室开着门,一个看起来很和善的男乘务员坐在里面。我本是个比较内向的人,这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鼓足勇气和他搭讪,问他火车何时到站。他说还早着呢。也许是我的脸色实在太难看,他关切地问我是不是晕车了,让我进去透透气。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,我也顾不得客气,一屁股坐了下来。刚坐下,又一阵翻江搅海的感觉从胃里往上涌,他看我脸冒虚汗,神色不对,赶紧帮我打开车窗,我扑上去就吐。吐完了,虚弱的趴在小桌上。没过多久,另一个女孩急匆匆闯了进来,说了句什么,没说完就晕过去了。那个乘务员赶紧掐她的人中,她才醒过来。乘务员又帮她打开窗,她趴过去就开始吐。看到她吐,我又开始泛恶心,她刚吐完,我又趴过去吐。乘务员没有一丝嫌弃和不耐烦的表情,在我俩呕吐时,还站在后面轻轻拍着我俩的背,像一个充满慈爱的大哥哥。看我俩一个比一个虚弱,他把座位让给我俩,自己一声不响地站到门外去了。

到了下一站,那女孩下车了,乘务员才又坐回来。我感觉稍稍好些了,就坐起来和他聊了几句,感谢他对我的照顾。他告诉我他的名字,让我以后坐这趟车时还来找他。没聊几句,我又觉得头晕目眩,只好又趴在小桌上休息。他看我不舒服,也不再打扰我,只是安静地坐着。不知过了多久,迷迷糊糊中觉得他走了出去,在过道里和一个男人说了几句什么。过了两分钟,另一个乘务员进来了,原来刚才他们在交接班。他已经把我的事交待给了这位接班的乘务员,所以这位乘务员一路也很照顾我。就这样,没费多少周折,没受太多罪,我终于平安地到了家。而那位救我于“危难”的乘务员,我连一声“再见”都没来得及跟他说。

那是一年暑假,我不听父母劝阻,非要去当家教,想尝尝自己挣钱的滋味。干了一个月,看到我的学生——一位高一女生,整天对着自己的父母撒娇,除了羡慕嫉妒之外,也越来越想家,想像她一样,享受父母的宠爱。于是,刚干满一个月,我就辞了工。当天就赶回学校,收拾好行李,已是傍晚。偌大的校园只我一人踽踽独行,急匆匆地往离学校最近的公交车站赶,想坐当晚的火车回家。

在公交站等了好一阵子,一直不见去火车站的那路大巴来。我有些着急,看到旁边等车的人中站着一位长相斯文、二十多岁的男青年,就问他:“××路在这里停吗?”他说:“停啊,我也要坐这路车。”也许是他很有大哥哥的气质,让我感觉很亲切,不知怎么,我就对他倒起了苦水:“车怎么还不来啊?我要去火车站,想赶今晚的火车,再不来就来不及了!”他打量我两眼,关切地问:“你一个人啊?”“是啊。”“火车站那里很乱哪,要不我送你去吧。”因为“单纯”,我没有细想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,也不记得当时有没有婉拒他,只记得他真的把我送到了火车站,拉着我一路小跑去买火车票。直到我买好了车票,我们才松了一口气。他轻轻地和我握了一下手,温柔地说:“那,再见了。祝你一路顺风!”笨嘴拙舌的我,只是说了句:“谢谢你,再见!”就急匆匆地转身进站了。走到半路才想起,连人家的名字都忘了问。

人海茫茫,这两个人我再也没有见到过,这两个故事也都没有续集。

后来,也曾被偷被骗过,让我见识到人性的险恶和复杂。而耳闻目睹的同事朋友被偷被抢的惨痛经历,更让我心有余悸。但偶尔浮起的这些温暖的记忆,让我相信这世界虽有缺憾,仍然是美好的,善良的人永远是占大多数的。

(责任编辑:管理员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
推荐内容

热点内容